大佬自发站台1亿资金入场Grin这波风你跟不跟?

  “我们保守估计,已有 1 亿美元的风投资金投入到专用投资工具中以挖掘Grin。”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 2016 年年底诞生的项目,会在 2019 年国内外市场爆火。

  “我和我的矿工朋友这几天都处于懵逼状态,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它就突然火了。”矿工老A接着说:“我用一张 1070 的8G显卡试了一天,大概挖到3. 5 个Grin,算下来每个成本大概在七八块。”

  上交易所第一天,Grin的最高价达到261. 65 美元,虚高之后是断崖式下跌,不到 24 小时跌破 5 美元以内。即便如此,矿工的利润依然很可观。

  1 月 16 日凌晨,Grin的主网成功上线,正式开启了一场主攻匿名支付的理想主义社会实验。

  火星人在微博中表示:“Grin也许是近年来最硬核、最接近比特币的数字货币;小区块、纯匿名、抗审查,密码朋克、无ZF主义再一次掀起波澜。”

  2016 年年底,正值IC0 热潮刚刚兴起之时,Grin团队却完全没有像其它项目一样“先融钱再做事儿”,它也不接受其它方式的融资,整个项目全靠募捐活着。或许也是这一点,才使得Grin不急不慢地在两年之后才与大家正式见面。

  除此之外,项目方没有预挖和其它特权,所有的token都只能通过挖矿得到。Grin将游戏规则带回到了比特币早期——所有人都在同一起跑线,每个人都可以靠挖矿而不是靠购买获得它。

  某投资公司匿名合伙人说:“Grin是最接近比特币的东西,在很多投资者的心目中,Grin有点像‘比特币2.0’。”

  和比特币一样,Grin用的也是POW共识机制,不同的是,Grin团队为了避免出现比特币那样的算力垄断问题,设定初期的挖矿算法“抗ASIC”,让显卡矿工成为挖矿主体。

  Grin是第一个使用MimbleWimble底层协议的项目,而MW协议,最初是被提出来用于改进比特币的,受到很多加密朋克、密码极客、开发者的支持,但最后却由于各种原因被搁置,Grin这才有了出现的机会。

  这个协议专注于代币的互换性、可扩展性,还可以在系统安全的前提下保证地址、资金的匿名。Grin如今已成为MW协议的代名词,它被寄予厚望,社区中很多人都希望它能成为第二个比特币。

  有人猜测,有幕后推手。一来正值以太坊升级,升级后矿工的利益有所下降;二来,熊市漫漫,矿工们正为关机犯愁,而Grin对“显卡矿工”友好的机制,恰恰能帮助他们度过这个难关;三来,正值Grin主网上线,于是后面才有了大量媒体和大V宣传的现象。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这种推论略偏阴谋论。

  有人说,是因为熊太久了,一个小热点都能被放大。老矿工Y先生表示:“我也发现它火得莫名其妙,大概是市场没有热点了,连矿池都在找热点。”经历一年多的熊市,大家赚钱的欲望更加强烈,如果能从热点中分一杯羹是最好不过的了。

  不过,如果把眼光放到国外,你会发现,连比特币核心开发成员、比特币论坛的管理员、比特币的首席维护者、智能合约之父都在不约而同地为这个项目喊麦。

  比特币核心开发成员Jameson 表示:“因为项目没有对创建者特殊对待,这种方式是一种创新,这是个拥有密码朋克精神的项目。”

  技术先进、没有IC0、没有预挖矿、没有创始人特权、社区去中心化、每个人站在同一起跑线,可以说Grin又将我们拉回到关注技术、强调公平的时代,它成为币圈乱象丛生、利益熏心的项目中的一股清流,或许这也是引发这么多大V主动为它打Call的主要原因。

  Grin的货币政策是这个项目最为诟病的地方。Grin没有预挖,每分钟产生 60 个token,一天就是8. 64 万枚,八个月就超过了比特币的总量,且没有上限。

  这意味着“通胀”占已有供应量的百分比,在初期会很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降低到1%以下,并无限接近于零,但实际上永远不会等于零。

  区块链投研机构TokenGazer在发布Grin挖矿设备投资收益分析报告中提到:

  如果预期Grin在 12 个月后的市值排名仅能达到 100 名,则无论如何新买矿机挖矿都会亏损;

  如果预期Grin在 3 个月后的市值排名可以达到 10 名,则新买矿机挖矿必获利。

  很多人都在考虑,要不要加入Grin的矿工大军,前丹华资本总经理Dovey Wan 表示:“Grin挖矿不会盈利,尤其是早期。”

  如果说不挖矿,而是去二级市场购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同样是匿名币的Zcash,在开放挖矿之初曾被炒到 3000 个比特币一枚!随着流通量增加,它的价格又迅速回落。目前的Grin依旧处于缺货状态,近期的走势大概率会跟Zcash类似,此时以这种方式进场并非明智之举。

  面对突如其来的“被炒作”,Grin的核心开发者在采访中表示,他们希望Grin被当成“货币”,而不是像比特币那样成为一种价值储存。关于价格,他说:“如果未来Grin 的价格不太可能变化,大家就会更愿意使用它而不是投机地囤积它。”

  尽管当下Grin无法避免“被投机”,但还是希望它能坚持硬核、朋克的特质,保护现实世界中越来越微弱的公平和隐私权,成功完成这场高风险的社会实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