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AF是如何从EOS的治理核心到要被废除的

  还有不到 90 天,ECAF(EOS 核心仲裁法庭)很有可能就被废除了。

  1 月 11 日,EOS Authority 网站上发起了一个关于「是不是应该把 ECAF 废除掉」的投票活动开始了,27天时间已经收获了1900万票,97% 都投给了「应该废除」。

  对于 ECAF,各个群体早都有不满,受害者认为 ECAF 根本不管用,效率低;节点们认为 ECAF 非常中心化;也有不少圈内知名人士公开指责过。

  投票活动会持续 4 个月,因为要满足 15% 的全网投票率。不出意外的线 月份,这个成立了不到一年的自治组织,这个曾经让 EOS 引以为傲的「人治」系统,就要淡出这个舞台了。

  ECAF 曾经让所有 EOS 的支持者相信,这是一个完美、公平、保证 EOS 网络安全的组织。在人们的期望中,这将是一个由一些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组成的公平组织,模仿现实世界的一些仲裁机构,就链上产生的纠纷进行调解。

  在 EOS 出现之前,比特币、以太坊上如果发现资产被盗,那完全没有办法,丢了就只能认了,没有办法追回。可是 EOS 不一样,除了一系列高性能的特点,这条链上还有「人治」,不是只看代码。如果你的 EOS 丢了,不用担心,可以向法庭申诉,证据充足的话,丢了的 EOS 还可以找回来。

  曾负责 EOS 链上治理的 Block One 公司前产品副总裁的 Thomas Cox 在去年 4 月份写了一篇《区块链贿选与腐败的仲裁故事》。ECAF 不仅可以仲裁资产被盗,在这篇故事中,连曾被以太坊创始人 V 神诟病的节点财团统治和贿选都可以被 ECAF 判决。

  随着人们对 ECAF 的期待,对链上乌托邦的期待,再加上 EOS 宣传的超级性能,让 EOS 价格在 5 月份达到了历史顶峰。大家都觉得,EOS 是有可能超过以太坊的唯一人选。

  正常的一个仲裁逻辑是,纠纷双方提出仲裁,法庭审理,宣布仲裁命令,节点们执行命令。

  这份 2018-06-19-AO-001 的仲裁命令,却是完全没按这个流程。受害人提交了仲裁申请后,过了几十个小时,ECAF 也没有要求冻结双方账户。连节点们都在问 ECAF 到底什么时候下冻结账户的命令。

  这个时间恰好是 EOS 主网正式启动后有个 72 小时锁仓限制,一旦过了这个时间,账户解锁,那 EOS 就可以随意转移了。ECAF 唯一要做的就是在账户解锁前,下一个冻结账户的命令,让账户里的 EOS 不会丢就行。

  ECAF 不仅没下命令,更让人惊讶的是,在还有二十几个小时的时候,ECAF 发布了一个公告,表示现在规则不完善,ECAF 不能作为仲裁的角色来治理,所以不会下命令。

  一个应当承担起链上治理的组织,在关键时刻突然掉链子,直接连活都不干了,这让社区所有成员都没想到。

  节点们开会同意先不经过 ECAF,直接冻结了账户,逼着 ECAF 下了仲裁命令,这才解决了问题。6 月 18 日节点们冻结了账户,6 月 19 日,ECAF 的命令才下来。

  从去年 6 月 19 日到 11 月 8 日,将近半年的时间里,ECAF 没有真正地判决过一次纠纷案件,一直在冻结账户,说要等彻底调查原因后再判决。但就是冻结账户,也有很多人不满。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 11 月底写了一篇《EOS 迟早毁在这群白吃干饭的超级节点上》,讲述了受害者小手的事件。在 EOS 被盗后,他向 ECAF 申请了仲裁。等到 ECAF 冻结账户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 3 个月。

  冻结账户是最简单的一步,不需要详细的调查,只要确认了有纠纷就可以先冻结资产再调查。但是最简单的这步居然花了 3 个月的时间。

  还有一位受害人 TZ 曾和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表示,他的账户因为仲裁员的错判,9 月 7 日被无辜牵扯进编号 00000414 的 ECAF 仲裁令中,账户内 3000 个 EOS 被冻结。他向 ECAF 提交了所有的 ECAF 要求提供的证据证明和案件无关,可现在快 5 个月过去了,他的账户也没有解冻,ECAF 也根本不回复消息。

  而且当他申请错判申诉的时候,他的仲裁员就是当时错判他的那个仲裁员。就像一份考卷上的得分你认为不合理,有错判,要求复查,但是你发现复查的老师就是当初判你考卷的老师,这合理吗?

  「我现在真心不知道 ECAF 这种机构是来坑我们的还是帮助的。」TZ 无奈地说。

  连冻结账户都会发生错判,更别提曾经被 Thomas 允诺过的节点贿选可以仲裁的可能了。

  去年 9 月末,推特用户 Maple Leaf Capital 晒出了两张《火币矿池节点账户数据 20180911》的 excel 截图,截图显示图表制作者是火币员工施霏霏。从截图看,火币节点在 EOS 节点投票中,似乎与其他节点有相互投票的贿选现象。

  事件在社区中迅速传播,但是作为 EOS 正义的代表,ECAF 什么都没做,连声明都没有。

  这也已经不是 ECAF 第一次回避这个问题了,据中立机构 EOSONE 表示,其实 cochainworld 节点在 8 月末就被其他节点以无网站、无团队信息、无节点互动等理由向 ECAF 提出仲裁申请,直到现在这份申请也没有任何进展。

  智能合约之父、V 神的偶像尼克萨博在 twitter 上表示,在 EOS 的规则下,你必须要相信一些你从来没有见过的人组成的组织(ECAF),这就是个漏洞。

  11 月 8 日,ECAF 终于做出了区块链史上第一次真正的仲裁,但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在这份账户私钥被钓鱼盗取的案件判决中,ECAF 将相关账户的所有权判给原告,命令节点们去修改账户的私钥,这样原告就可以使用账户了。

  以太坊开发者 Vlad Zamfir 发推表示,「被偷的钱回来了,这很好,但是 EOS 就是以此为傲的吗?Ben Gates 是谁?谁给了他权力?」

  Vlad 的质疑其实也代理了大部分成员的看法。EOS 的节点都是通过投票选举出来的,可以姑且看成去中心化。但是 ECAF 的仲裁员不是人们选出来的,他为什么可以做仲裁员?大家为什么可以相信这位仲裁员的判决?

  私钥是确保账户安全的最关键的部分。比如如何判定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中本聪,不是看他说什么,而且他看有没有中本聪那个地址的私钥。当一个中心化的组织可以下达修改私钥的命令的时候,这对一个致力于去中心化的网络来说,是致命的。

  而智能合约之父、V 神的偶像尼克萨巴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在 twitter 上表示,在 EOS 的规则下,你必须要相信一些你从来没有见过的人组成的组织(ECAF),这就是个漏洞。

  「ECAF 这么做就是在毁了 EOS。」Kevin 对我说,「节点根本不应该参与进修改私钥这种事情里,这完全没有任何道理。」他跟很多区块链行业的人讨论过,发现他们不敢在 EOS 上面发展,就是因为害怕 ECAF 的瞎治理。「ECAF 已经彻底失败了。」

  「这已经超出了仲裁的范围了。」EOS Nation 节点的 Stephane Bisson 说,「只有原告一方,这叫仲裁吗?」EOS Nation 拒绝执行修改私钥的这条命令。

  同样,EOS 42 节点也表示,在投票结束前,ECAF 下的所有仲裁命令都不会执行。

  默认的规则就是 Thomas 在主网上线前写的,但是在上线后被 BM 给否了,BM 自己又新写了一份规则。所以现在社区治理很乱,没有达成共识,用哪个版本的规则都有人反对。

  现在看来,ECAF 完全是一个不透明的中心化组织,仲裁员选举流程、培训内容、接受程度等等关于 ECAF 的所有事情,大家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必须完全信任被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仲裁员。

  而 ECAF 的组织成员,想 Moti、Thomas 等等这些人,要负最主要的责任。就像 Kevin 说的,他们完全没有准备好。从第一次冻结命令就可以看出来,没有任何工作计划,工作效率低,责任不明确。

  如果投票成功,ECAF 真的被废除的话,EOS 的治理应该会交到节点们的手里。现在 EOS 已经被公认为是一个中心化的网络了。节点的投票参与者少,有财团控制的可能,而且前 21 位出块节点几乎没有变化,节点之间相互投票,甚至有传闻大节点要收取所投节点的部分收益收益,导致 EOS 越来越中心化。

  而当链上治理再交到节点的手上,中心化似乎会更加严重。在财团的统治下,节点可以选择联盟,这在 EOS 规则里是不允许的。以往发现节点有问题可以去 ECAF 申请仲裁,可当 ECAF 没有的时候,谁还可以管理节点?

  其实,如果 ECAF 能够改掉之前的缺点,成为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那这个组织就能完美地解决所有纠纷吗?

  区块链是没有国界的,作为第三大公链,EOS 的成员更是遍布世界各地。一件纠纷里,原告、被告和仲裁员可能是来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思想,不同的生活习惯等等,这些不同,难道是简单的一个投票或者仲裁就可以解决的吗?

  EOS 这个大的社会实验,不是特别成功,而现在 ECAF 这个实验,可能也失败了。

  区块律动BlockBeats专注于区块链领域科技创业分析,提供最新鲜,最具深度,最有价值的区块链行业新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