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FUND 水滴资本郑玉山:能实现分布式存储和账

  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电子学博士、比特股理事、石墨烯区块链应用中心执行理事、水滴资本创始合伙人。

  水滴基金(waterdrip capital),专注区块链领域创新项目,致力于区块链产业链条生态投资,致力于区块链底层技术投资,致力于区块链业务场景投资,基金合伙人均为2011年-2013年就参与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行业的资深行业人士。

  水滴基金聚焦优质项目的早期投资,重点投资对区块链底层技术有突破的项目,自2017年成立以来,参投过的项目有IRISnet、Tokenclub、EchoLink、EOS引力区、Rchain、BOX、Alphacat、M2Cchain、币快报、BitGuild等二十多个国内外优质项目。

  对话FUND】我们邀请要到水滴资本创始合伙人大山,一起听听技术男的投资历程。

  禧钥财经:您是电子学博士,又是IC行业工作经验丰富的工程师,什么机缘接触到区块链的呢?

  郑玉山:12年的时候还没有区块链这个词,当时我博士还没毕业,每天在实验室电脑上做电路仿真,有一次闲逛时从国外某个论坛看到了bitcoin的相关介绍,立即就吸引了当天就我——觉得这个东西很酷。我在自己笔记本上下载了比特币钱包以及挖矿程序尝试了一下,可惜那时候电脑已经挖不到了,于是到比特币中国开户买了几个转到钱包体验了一下。

  那个时候比特币还便宜,我也没认为比特币这东西未来能多值钱,因为当时我就觉得BTC速度很慢,而且技术很容易被复制。后来我就没怎么管BTC了,但是逐渐开始了解各种虚拟货币,因为是技术出身,所以特别中意技术上有创新的币种,陆续买了瑞波币、点点币、猎人币等等。

  13年看了比特股的白皮书,从此不能自拔,一直活跃在比特股社区到现在。后来毕业的时候区块链行业还很小,没有想过全职进入这个行业。恰好国内某一线大厂给了一个薪水很不错的offer, 我就去上班了,从事IC相关的研发。自己虽然在公司算是优秀员工,但未来的发展其实很受局限,少了一些挑战,另一方面自己越来越认可区块链技术的前景,直到17年区块链泡沫,突然发现自己手里的各种币的价值可以让自己任性几年了,于是后来在大家不太理解之下,放弃了之前的高薪稳定工作,全职进入区块链行业了。

  早期我投资都是个人行为,但当各种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时,靠一个人的力量没法去甄选所有的项目,于是我们几个早就认识的合伙人觉得有必要成立一家投资公司来专业做这个事情,这就是水滴资本。

  至于从技术到投资的转变,我其实觉得到现在我也没转变过来。我们办公室在技术氛围浓厚的张江,而没有在市中心,我们投资标的也是倾向于技术主导而不是营销主导的项目,我们五个合伙人也都是技术背景出身,其中我和李万才都是工科博士,刘冬、李培才和巨蟹也都毕业于人大,复旦,浙大等名校,可以说我们是一家技术氛围浓厚的投资公司。

  郑玉山:刚才已经有提到,我们特别喜欢在技术方面有突破和创新的项目,一是因为我们都是技术出身,有情怀;二是技术主导的项目至少不是跑路项目,即便最后实现不了,那为了研发技术而买单,也认了。我们投过接近30个项目,有亏有赚,但几乎避开了所有圈内曾经大热后来证实是大坑的项目,就是因为大坑的项目要么以营销为热点,要么白皮书里的技术实现部分写的不知所云逻辑不通。

  现在的熊市我们预计到了,但真没预计到会这么熊。好在我们前期投资的项目保住了部分利润,下半年虽然回撤严重,但整体收益相比较同行还是很不错的。

  我们的投资风格没什么调整,因为我们团队的基因决定了风格。但投资方向有很大的调整。一是Token类的投资比重会减小。真正的公链类的项目,也就是背后没有公司化运作,完全是社区自发维护的项目,我们依然会看好。但有公司作为主体来运作,又发行Token融资的项目,我们基本不太敢投了。这半年破发最严重的就是这一类Token。因为这违背了去中心化精神,使得这条链的命运严重依赖于背后公司的生命力,而且作为投资人,Token的权益无得到保障法,这种情况我们宁愿投资对方的股权。

  我们目前已经在转型,即将跟某地方政府的区块链产业基金合作成立一支新的股权投资基金,专门投资那些应用了区块链技术的公司的股权。

  我个人比较看好的投资标的,纯Token方面,一是有技术突破的新的公链,二是生命力很顽强的的一些老链,这两者在下一个牛市到来时一定会被大众重新热捧。 股权方面,我比较看好利用区块链解决实际问题的业务并且有盈利水平较高的公司,比如区块链加实体经济方面的,特别是跟新兴科技与民生问题相结合的,这类企业走IPO的路子会比较稳健。

  禧钥财经:我们知道,BM离开之后并没有给比特股社区造成太大的影响,如此庞大的生态社区是如何保持运营的?社区要实现自治的核心点是什么?

  郑玉山:比特股是基于DPOS算法的,也就是代理权益证明,它是完全去中心化运行的,没有实体公司,更没有员工和老板关系。

  比特股生态的人们主要分为三类,一是持币者,也是投票者,因为币就代表票,由他们随时随地的选出第二类和第三类人,分别是理事会和见证人。理事会有11名成员,来自世界各地,其中中国有4名,负责收集社区意见并根据系统运行情况对一些参数进行调整,主要是经济方面,比如转账手续费,见证人工资等等。见证人人数随投票结果一直在变动,目前有27名,他们负责维护生产区块并维护网络安全,同时提供API服务。

  此外,BTS虽然是5年的老项目了,但开发和市场推广也都一直在活跃。这得益于BTS的特有的worker制度。每一个人如果可以为BTS贡献代码或者去做市场推广,都可以申请worker经费,这个经费由公共资金池出,需要经过全体持币人的投票通过。这些制度就保证了BTS既可以去中心化运行,又能够始终保持进化的活力,这实际上是BM所描述的DAC(去中心化自治公司)的形态。

  所以社区要实现自治的核心是要有一套可行的顶层设计,这样不同的角色各司其职,可以为了大家手里的票更加值钱而努力。

  禧钥财经:我们看到Steem落地有2年了,已经有超百万用户规模,这与Steem的Token激励体系设计有直接关系,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些Token设计的经验?在中国推广Steem该如何适应越来越严格的监管政策?

  郑玉山:Steem的创始人跟BTS是同一个,都是BM,Daniel Larimer,所以也借鉴了BTS的一些设计,比如它的双Token设计,一个是功能币STEEM, 一个是稳定币SBD,STEEM dollar。用户写文章被点赞时,就会收到STEEM/SBD的奖励。可以说,内容激励方面的区块链,STEEM是鼻祖。

  STEEM走的也是跟BTS类似的路子,即治理交给社区,但不如BTS彻底,因为开发还是由官方团队主导。不过官方团队只负责核心代码的开发,其他都交给社区,包括移动端。现在STEEM其实有好几个移动端,比如partiko,体验都不错,但不是官方团队开发的。

  我跟STEEM的CEO NED也算老相识了,最近一次见面是在纽约的共识大会上。两年前我们就在邮件上讨论关于Steem在中国推广的情况,当时我表达了担心在中国内容监管的问题,毕竟Steem的发表内容都是上链的,这是个双刃剑。后来Steem官方在国内并没有大规模做推广,只在香港搞过一些活动,但Steem的中国粉丝一直很多,还有Steem中文网站,这都是社区自发产生的。

  禧钥财经:基于Dpos共识机制的石墨烯生态系统已初具规模,“去中心化”一直是争论的话题,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郑玉山:我们石墨烯区块链应用中心就是为这些基于DPOS的石墨烯项目服务的,据我们不完全统计,全球已经超过100个项目是基于石墨烯区块链的,主网已经上线的也超过四五十个。

  POW和DPOS哪个更去中心化一直有争论,我也不想做太多的展开。POW的工作节点数比DPOS多,但有矿池垄断的问题,DPOS节点数少,但是网络运行成本低,而且节点间权力平分,我认为反而是低成本实现去中心化的一个更好的选择。

  当然,我认为只要能实现分布式存储和账本不可篡改,都是去中心化,去中心化是手段不是目的。

  禧钥财经:年初很多人都说18年是区块链技术应用落地的元年,到现在市场凉凉,公链要服务实体商业还有多长的路?

  链圈其实很红火,各种政府主导的会议,区块链产业园,区块链产业基金都在蓬勃发展,说明区块链这个趋势不可挡,只是参与的主角从极客、草根,又回归到了所谓的主流社会,而这些人冲进来不是为了发币割韭菜的,而是真的要利用区块链解决实体商业问题的。当然这些人里也会有一些浑水摸鱼的,但我认为比例要远小于币圈的骗子的比例。

  未来区块链行业可能不会像去年那样批量造就那么多暴发户,但一定会有千亿级别的企业诞生,这些企业会利用区块链技术真正的解决民生和实体经济的问题。我这么说是因为我们在转型区块链股权投资的过程中,已经接触了一批这样的企业。即使没有区块链技术,他们也会成功,但有了区块链技术,能让他们如虎添翼。

  禧钥财经:11月初的时候看到您讨论过“伊朗等一些被制裁国家通过加密货币打破美国经济制裁的手段”,您在海外生活经历很多年,怎么看美国未来对加密货币的态度和政策?

  郑玉山:美国对加密货币的态度和政策一直是其他国家的风向标,近期SEC出台的政策也比较明确,那就是一切都要监管。但矛盾的地方在于,区块链的某些特性使得技术上又没法监管。所以我认为未来加密货币会同时存在两个市场,一是主流的被监管的市场,这个可能体量会越来越大,也让大多人数喜闻乐见,另一方面是非主流的一块小众市场,政府只能不断打压,但又无法完全消灭。

  不被监管的那部分加密货币市场在很长时间内会让政府头疼,就跟黄赌毒一样,永远存在,并且有的国家有的地区合法,但其他地方又不合法。

  对我国的政策我不敢妄议,我只希望不要凡事一刀切,一刀切的政策都是懒政。另外,我国对加密货币的政策也比较明确,不承认任何加密货币的货币地位,同时,大力支持区块链技术,谨慎对待金融创新,严厉打击币圈乱象。

  禧钥财经:您分享过观点:IPO是受监管的变现,1C0是不受监管的募资+变现,sT0是受监管的募资+变现,sT0预示着行业红利在变小,参与门槛在变高,能展开聊聊吗?

  郑玉山:我认为在世界范围内看sT0是个趋势,它能让传统的机构和资金放心大胆的进入区块链行业,提供新鲜的血液。但反过来,当传统机构和资本都进来的一个行业,本身就说明这个行业已经成熟了,留给普通人的机会就很少了。

  禧钥财经:最后一个问题,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BCH硬分叉,给本就低迷的市场带来剧烈震动,如今分叉也告于段落,您怎么看这场去中心化的世界里的中心化之战?

  一方面,有人认为算力大战揭下了BCH去中心化的遮羞布,让大家明白原来BCH分叉后一个姓澳一个姓吴。毕竟比特币之所以能作为价值存储,作为区块链领域的黄金,就是因为大家对它去中心化没有怀疑。但另一方面,ABC和BSV谁也没有胜利,也没有能力去攻击对方让对方崩溃,甚至有握手言和各走各路的趋势,算力大战可以说是结束了。

  从这一点看,又反过来验证了POW的强大生命力,因为攻击要付出巨大的成本,这使得我对POW又多了一点点好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