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的哲学教义

  “你从比特币中学到了什么?”相信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这反映了一个人在奇妙的密码世界的旅程。作者承认永远不可能完整的回答这个问题,并且不可避免地带有主观意识。《比特币教学》依据主题不同分为三部分:

  比特币确实是一款伪装的游戏。它像一扇活板门,一扇通往异世界的大门。这个世界比想象中要陌生得多,你的设想在这里会被一次又一次的粉碎。常驻于此,比特币将彻底改变你的世界观。

  “此后再无回头路。服下蓝色药丸,故事到此为止,你在床上醒来,相信什么都行。服下红色药丸,你留在仙境,我向你展示兔子洞有多深。”­—— Morpheus

  比特币本身难以描述。这是一个新事物,任何试图与旧概念进行比较的尝试,不论是称之为数字黄金还是互联网货币,都注定是不全面的。但不管怎么类比,比特币有两个方面是绝对重要的:分散化和不可逆性。

  思考比特币的一种方式是将其视为自动化社会契约。软件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只是冰山一角,想要通过改变软件来改变比特币是徒劳的。唯一的方式是让网络上其他节点也接受这种改变,这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努力,而不是软件工程上。

  下面的话乍一听可能觉得荒谬,就像这个领域的很多事情一样,但我相信这是千真万确的:你无法改变比特币,但比特币会改变你。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的深刻性。因为比特币只是一款软件,而且一切都是开源的,所以任何人都能随意改变它,对吧?错了,大错特错!果不其然,比特币的创造者对此非常清楚。

  比特币的本质是,一旦0.1版本发布,其核心设计在整个生命周期将成为定局。——Satoshi Nakamoto

  许多人试图改变比特币的本质,但目前为止,所有的尝试都失败了。虽然有无数的分叉币和山寨币,比特币网络仍遵循自己的路线,就像第一个节点刚上线时那样。长远来看,山寨币无关紧要,分叉币终将死亡,比特币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我们对物理/数学的基本理解不变,比特币蜜獾将依旧无所畏惧。(译注:蜜獾,世界上最无所畏惧的动物)

  比特币是新生活的首例。它在互联网上生存。它能活着是因为人们可以从中获利。[...]它无法被改变、无法与之争论、无法被篡改、无法被破坏、无法被阻止。[...]如果核战争将地球的一半都摧毁了,它仍将继续存在,不受污染。——Ralph Merkle

  意识到这些后,我改变了时间偏好,改变了对经济学的理解、改变了政治观点。见鬼,它甚至改变了人们的饮食习惯。这一切听起来很疯狂,但却正在真实发生。

  总体而言,技术的进步似乎让事物变得更加丰富,越来越多的人能够享受以前的奢侈品。很快,我们都将像国王一样生活,其中很多人已经做到了。正如Peter Diamandis在《Abundance》一书所述:“技术是一种资源解放机制,它可以让曾经稀缺的资源变得充裕。”

  比特币作为一项先进技术,却打破了这种趋势,创造了一种真正稀缺的商品。有人甚至认为它是宇宙中最稀有的东西之一。不管一个人付出多少努力,供应量也不会膨胀。

  “只有两件东西是真的稀缺:时间和比特币。”——Saifedean Ammous

  矛盾的是,它是通过复制机制实现的。交易是广播的,区块是传播的,分布式账本是分散的。而这些都只是形容复制的花哨词汇。比特币甚至可以通过激励个人运行全节点和挖掘新区块,将自己尽可能多的复制到电脑上。

  每个人都喜欢一个好的起源故事。比特币的起源故事就非常引人入胜,它的细节比起最初人们的猜测更重要。谁是中本聪?他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是男是女?是穿越的外星人抑或高级AI?抛开古怪的理论,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得知答案。这很重要。

  中本聪选择匿名。他种下比特币种子,坚持了足够的时间,确保网络不会在婴儿期夭折后,就消失了。

  对于一个真正分散的系统来说,这种看似奇怪的匿名噱头实际上是至关重要的。没有中心控制、没有集中权利、没有创造者,没有人起诉、拷打、敲诈或勒索。一个完美的技术概念。

  Nic Carter写过一篇精彩的文章,他表示在开放的公链中,尤其是比特币,正面临与忒修斯之船一样的难题:谁才是真正的比特币?

  想想比特币组件的持久性有多弱吧。整个代码库经过重新设计、修改和扩展,几乎不像最初的版本。[...]登记谁拥有什么,也就是总账本身,实际上是这个网络唯一不变的特征。[...]要想被认为是真正的无领导,你必须放弃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即拥有一个可以指定一条链为合法链的实体。——Nic Carter

  加密货币,特别是第一个有争议的硬分叉出现后,迫使我们思考并认同身份的形而上学。有趣的是,迄今为止的两个最大的案例却给出了不同的答案。2017年8月1日,比特币分成两个阵营,市场认为,未经改动的链是最原始的比特币。2016年10月25日,以太坊分成两个阵营,市场却认为经过改变的链是最初的以太坊。

  如果权力适当分散,只要这些价值转移网络存在,忒修斯之船问题就永远必须得到回答。

  抛开量子力学不谈,位置在物理世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对于“X在哪儿”这个问题,无论X是人还是物,都可以得到有意义的回答。在数字世界,这个问题已经变得有些棘手,但并非无法回答。比如:你的邮件在哪儿?一个糟糕的答案是“存在云上”,它只是别人的计算机。尽管如此,如果你想找到存有你的电子邮件的存储设备,理论上仍然是可行的。

  比特币跟踪一组未花费的交易输出,而无需引用代表比特币的实体。通过查看未花费的交易输出集,并将每个拥有1亿个基本单位的条目称为比特币,以此推断比特币的存在。

  所以,如果不存在比特币的话,那么当你说“我有比特币”时,你真正拥有的是什么?好吧,还记得你曾用过的钱包要求你写下一堆奇怪的单词吗?事实上,这些神奇的单词正是你所拥有的:一个可以在公共账本上添加记录的魔咒,这正是转移比特币的关键。这就是为什么,你的私钥就是你的比特币。如果你认为这一切都是我编造的,那么请把私钥发给我吧~

  比特币是一种思想,在其目前的形式中,是一种纯粹由文本驱动的机器表现形式。比特币的方方面面都是文本:白皮书是文本,由节点运行的软件是文本,分类账是文本,交易是文本,公钥和私钥也是文本。比特币的方方面面都是文本,也就等同于言论。

  比特币是文本,比特币即言论。在美国这样一个拥有不可剥夺的权利和宪法第一修正案明确将出版行为排除在政府监管之外的自由国家,它不可能受到监管。——Beautyon

  进入比特币是一段令人羞愧的旅程。我认为我知道一些事情,我受过教育,我还有计算机科学的基础。我学了这么多年,应该已经洞悉关于数字签名、哈希、加密、操作安全性和网络的一切,对吧?

  学习所有关于比特币是如何工作的基础知识很难,要深刻理解这些更是几乎不可能。

  我的阅读速度跟不上我所列阅读清单的增长速度,待读的论文和书籍几乎无穷无尽,而关于这些话题的博客更是比我知道的还要多。这真是令人羞愧。另外,比特币正不断演变,随着创新速度的加快,几乎不可能做到与其同步。第一层的尘埃还没落定,人们已经建起第二层,并开始了第三层。

  比特币是互联网的产物。即使它要求计算机有效运行,计算机科学也不足以理解它。这项新技术的影响甚远,比特币在学术领域也是无边界的。

  对于“你从比特币中学到了什么”这个问题,答案永远是不完整的。系统不断变化、发展步伐太快、涉及主题太多。政治学、博弈论、货币历史、网络理论、金融学、密码学、信息论、审查制度、法律法规、人类组织、心理学——所有这些,甚至涉及更多领域,都可能有助于我们理解比特币。

  (作者:蓬蒿人,内容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